我庄严宣誓我绝不弃坑
专业冷cp( ͡° ͜ʖ ͡°)✧骚年,入魔教吗?
家庭住址在北极圈
(•́ω•̀ ٥)

【前文后文点头像】
【正文走评论】

祝大家中秋快乐!

看各位大佬怎么把中秋节过成七夕节(假的)🙂
——
我发刀了吗?没有哦⊙∀⊙

Tbc

从今天开始想【二】

🌟前文后文点头像或标签
——
——————唐宋八卦群——————

【群主】醉翁:@全体成员 李白那儿的后续呢?怎么样了?

〖七绝圣手〗在边塞的周围浪:没听白居易说吗?李白抱着杜甫夸他诗写得好夸了一个晚上……【托腮.jpg】

〖低配版杜甫〗不疯魔:【瘫在床上.jpg】困死了……

【杜家青莲剑仙】对酒当歌:上面的,你似乎干了什么。🌚

〖低配版杜甫〗不疯魔: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

【杜家青莲剑仙】对酒当歌:你看我信你吗?🌚想试试我的剑法吗?

〖低配版杜甫〗不疯魔:不了不了,我和微之补觉去了。【遁地而逃.jpg】

〖李家子美〗子美:乐天兄做了什么吗?

〖李家子美〗子美:噫?这个头衔...

从今天开始想【一】

🌟前文后文点头像或标签
——
杜甫眨一眨眼,动了一下身子,然后就望着天花板发呆。这对他来说好不真实……被偶像夸了什么的……“哇!我简直是在做梦!”捂脸。

“你做了什么梦啊?”男人的声音在杜甫耳边响起。接着杜甫的手被拿了下来,脸蛋还是通通红的,男人的手又不安分地搭上杜甫的腰。

“太白兄……那,醒了就赶紧起床吧。”杜甫说着就要掀被子下床,又被李白一把抓了回来。“还早呢,睡个回笼觉。”

杜甫听着李白的呼吸声,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梦里,还是昨天的场景……

大家都聚在一起吃饭。不得不说苏轼的手艺真好,苏辙为了他哥哥的厨艺又写了一篇文章。王安石和司马光在抢同一个盘子里的菜,最后这里头的菜全进了苏洵的...

冷cp界扛把子

⑥all碧【一人之下】
张楚岚是一个倒霉孩子,准确地来讲是一个倒霉的哪都通的小员工,就是随便出个门去买菜也会被绑架的那种倒霉。

张楚岚:“大哥,你行行好放了我吧。我真的是没钱,我就一送快递的。”一边说一边后退。自己只能是普通人不是?

绑架张楚岚的人是一个游手好闲的混混,通常大家都叫他——小黑。平时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绑架勒索。有个能力,但也没啥的,就是玩绳子玩得挺利索,被绑上的人就全身动不了。

小黑用绳子把张楚岚捆在椅子上,捆得紧紧的:“你没钱,那就找人来送钱把你赎回去吧!”

说着打开了张楚岚的通讯录。

“竟然是个异人,早知道就直接动手了。”张楚岚又想,这个人待会儿会不会被打死呢?
——...

半神的赎罪 5

你以为拉达曼提斯离开冥界是去找撒加或者是去找加隆了吗?拉达曼提斯办事讲的是效率……和胆子。

“波塞冬大人,请您考虑一下我的提议。”拉达曼提斯此刻正站在亚特兰蒂斯的大殿内。

“……”波塞冬没说话,只是看着下面的拉达曼提斯。就在刚才,拉达曼提斯提议交换员工,让海界和冥界各自的一位员工交换一下他们的工作场地。拉达曼提斯点名要加隆,作为交换的是艾亚哥斯。“哈迪斯怎么说?”

“哈迪斯大人平时是不管我们的,潘多拉大人也是不管我们了。”拉达曼提斯言下之意,冥界要干啥他说了算。“这是为了海、冥两界更好的发展。”拉达曼提斯说得很认真,波塞冬觉得自己要拿不住三叉戟了。那个拉达曼提斯当真以为自己不知道他在想什...

从今天开始想【前言】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虽说李白写诗一绝吧,但是写诗很多的方法都是杜甫开创的——“子美集开诗世界”不是吹的。所以杜甫在后来也肯定有小迷弟,李白等着吃醋吧。苏轼基本上已经全能了,还能靠别人给他“送经验”,可以说是很佛系了,但也有点“天然呆” 。所以要追苏轼的人可能会感觉心有点累。

假设写诗的和写词的那群人又活了。

唐代的他们在赞扬李白的诗的同时也肯定把杜甫夸上天。李白本身也欣赏杜甫的诗和他本人,那么这样一来李白对杜甫的好感就是蹭蹭蹭地上涨。
另一方面小杜甫被大家都赞美弄的脸红红的想想就有点可爱。但是杜甫本人还在大家面前夸李白,大概把所有赞美的词都用完了。
李白觉得自己恋爱了,白居易看了李白一眼觉...

【前文后文点头像】
【正文走评论】

今天的谷子也在吹的爹
今天的温若寒也没有蓝启仁
今天的君吾也没有成亲但有媳妇了
今天的师青玄单身了
——
想发刀来着不过好像失败了
(:з」∠)_

Tbc

【前文后文点头像】
【正文走评论】

请君吾长点心
请温总节制一下
——
君吾要买什么呢?

Tbc

冷cp界扛把子

⑤鬼茨 & 酒茨【阴阳师】
酒吞靠在樱花树睡着了,他看见了自己……

酒吞还是坐在樱花树下喝酒,茨木依然在一旁吵着要和挚友切磋。寮里来了新的式神,叫鬼切。这又和他们有什么关系?但是又有什么不一样了。

鬼切来到寮里的时候他一眼就看到了茨木童子和他的断臂。

“欢迎来到我的阴阳寮。”晴明向他一一介绍了寮里的式神,当然包括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鬼切看着茨木的断臂出神,脑海里删过的画面让他不确定。“怎么了?”小妖对鬼切的出神好奇。即使茨木童子是断臂但是用得着这么惊讶么?酒吞也不舒服,鬼切看着茨木的眼神,令特别他不舒服。这好像就是出于本能的无法善待鬼切,酒吞也不知道为什么。

“鬼切……”最终开口...

冷cp界扛把子

④鹿湫 & 灵湫【大鱼海棠】
海底的世界又恢复了平静,少了什么人,有像是什么也没少。鹿神的酒馆没什么损坏,又重新开张了,客人还是很多。“但是不会再有来问他要解酒药的少年了。”鹿神擦着杯子,思绪却在那一天。村子里的人还在重建家园,但是有的人注定无法团聚了。

满地的木材阻碍行人的通行,但是很快就被搬开了。

“这是哪来的猫啊?”是突然来到村子的奇怪猫咪,他们站起身移开了木材,等待着什么人走过去。

又是几只站着的猫,他们扛着一座轿子慢悠悠地走过了。

“你们是灵婆的猫,有什么事吗?”鹿神认得那些猫,是灵婆养的,他偶尔去如升楼送酒时见过。

“来喝酒啊,不然来酒馆还能干嘛,问你讨要解酒药吗?...

冷cp界扛把子

③柒七 & ♧师徒【刺客伍六七】
(柒的口音自己转换一下👌这是沙雕吗?)
梅花十三并没有把伍六七杀了,也没有把他的刀带回去。原因嘛……

“我今日就要带佢走,我睇下边个够胆拦我。”梅花十三刚要动手,一边倒地上的人就起来了,还蹦跶出两个人来了。柒一手臂揽住伍六七,又是一下低音炮。

梅花十三:刚才还是搂着我的,呵,鳝变的男人。

“哇,两个阿七!”鸡大保从地上爬起来,一抬头就对上了柒“善意的目光”,“但是很要命啊!”

“师父,你看到了吗?”对于这种非自然现象,梅花十三选择直播(划掉)听取师傅的意见。

“先回来吧。”十三师傅淡淡开口。

于是梅花十三撤了,她真的拒绝狗粮。

鸡大保建议柒...

空间里看到的

【无心码文】
——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鬼,大概比人善良🙏是的,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原作者 @发发家的木木

【前文后面点头像】
【正文走评论】

今天有老母亲了吗?

花城:仿佛有人在说我
——
你猜有没有完结

自己做的沙雕图

花怜的地方自己找?
——
原图在最后

【前文后文点头像】
【正文走评论】

阿箐会和老母亲聊什么呢?
——
我又吃了什么魔教🌚

Tbc

再四舍五入就是囍

那边海界众人在高高兴兴地敲定结婚日期,这边圣域的人却是连大气不敢喘一个。

“撒加……”艾俄洛斯带着众人热切的期望勇敢开口。

“你们说那个拉达曼提斯有哪里比我好啊?”撒加坐在教皇椅上,看着下面突然被召集的黄金圣斗士,脸色阴沉。

……

阿布罗狄:这让我怎么说?

穆:实话实说?

沙加:那样我们可能死得更快。

迪斯马斯克:可我实在说不出类似于“老大你浑身都是优点”这种话。

修罗:那也不可能把“拉达曼提斯比你会照顾人”这种话说出来啊。

阿布罗狄:这不是重点。你们忘了撒加曾经把加隆关进小黑屋吗?这才是重点。

“你们怎么都不说话?”撒加抬头,阴沉的眼神扫视了众人。

“噫!”迪斯马斯克抖...

【前文后文点头像】
【正文走评论】

君吾感觉已经凉了
——
Tbc

蛇精病史(番外二)

【番外一在评论】

——
别人过七夕节,搁吴邪这儿,就是过个六一儿童节。

“海客兄~”张海客刚从吴邪的盘口处理完事情回来,本来还在神游,被这么一叫瞬间魂回来了还附带buff精神抖擞。

“唉哟我的吴大爷,您又想干嘛?”不是张海客吹,每次吴邪这么叫他,十件事里起码有9.5件要给他整事,剩下的0.5是吴邪突然良心发现。

“张海客。”吴邪突然正色道,“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今天是什么日子?汪臧海下葬的日子?还是汪家死翘翘的日子?肯定都不是。张海客想起了刚才回来前张海杏的话……

“今天?六一儿童节啊。”张海客挑眉答道。

“你都知道是儿童节了,那我的礼物呢?”吴邪双手搭上张海客的肩,依旧是...

翻到了几年前的贺图

嗷!小猴子真可爱!❤

论黑帮大佬之间怎样和谐相处

十二、艾萨克和米莉蕥高兴地跳起了舞

在游乐园疯玩了一天后,即使是一直活力满满的笨蛋夫妇也是不想再动一下眼皮子了。

“拉克,今天好开心哦!”菲洛躺在宾馆的大床上,又滚了一圈。

“菲洛开心了就好。”拉克坐在床边笑着看菲洛在床上滚来滚去,眼睛里的宠溺都要溢出来了。

“早点休息吧。”麦扎扶了一下镜框,准备起身去关灯了,“明天还有事情要办呢。”

“说的也是呢。”菲洛不滚了吗在床上选了一个地方躺好了。拉克十分自然地掀开被子进去躺在菲洛右边。

“……”麦扎觉得眼睛有点疼,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关系。因为菲洛左边的位置是他的。

隔壁房间的笨蛋夫妇已经打起了呼噜……

月上高空,午夜的黑色笼罩一切。“米...

永远喜欢老父亲!❤
【临摹一张太太的画】

——
打个私心糖

少侠注意一下【七夕】

又名:七夕到了,给位少侠在·被·干了什么
【前文后文都点标签看】
——
【暗香】
12、七夕到了,暗香的师姐都在忙着抓蜘蛛。身为小师弟,少侠理所当然地做起了苦力。

少侠:“我也想过七夕……师姐忙着抓蜘蛛,杂物活儿全都我做了……腰疼。”

关展眉:是时候了。

于是兰花先生正巧路过,又正巧听见了小少侠的牢骚……

兰花先生:七夕?不如直接结婚。
#请兰花先生醒醒#
#你以为暗香的师姐们真的只是在抓蜘蛛吗#

13、“如此佳节,小友怎的一个人独自在此?”少侠闻言抬头,见楚留香踏月而来,轻轻落在自己身旁的屋顶。

“香帅,我是陪掌门出来买东西的,可是掌门突然说有事要去办,让我待在原...

【前文后文点头像】
【正文走评论】

问:今天的老父亲追到老母亲了吗?

答:没有
——
蓝景仪:嗝

Tbc

【前文后文点头像】
【正文走评论】跟风玩这个软件

什么老父亲和老母亲是同一个人,我不听!不听不听不听!o(´^`)o

我jio的帝君可能追不到媳妇儿(划掉)

君吾:给情头势力低头(*꒦ິ⌓꒦ີ)
——
我就生活在北极圈了🌚

Tbc

all侠【26个单词系列小段子√】(21-26)

少侠我暗香小哥哥设(不是也没多大影响?)
P.S.啊哈哈哈哈,第一次写这个呢,有点小激动( ॑꒳ ॑ )
P.S.的P.S.啊哈哈,单词用什么好呢?
P.S.的P.S.的P.S.如果有单词跟小段子接不上什么的那就……请放过我

【前文后文都点头像】
——
Umbrella(伞)
世人都知道南无生喜欢打着伞,他的伞可以说是寸步不离身,但是他的伞下面一直以来都是他一个人。都好奇,能够在他的伞下一起行走的人会是什么样。

“嗯……南公子。”

“叫无生。”

“无生……”南无生很好心情地看着边上的人红了脸。伞下终于不是一个人了。

Voice(嗓音)
少侠惊奇地发现他家掌门和南无生的声音竟十分相似!他有一个大胆的...

all侠【26个单词系列小段子√】(15-20)

少侠我暗香小哥哥设(不是也没多大影响?)
P.S.啊哈哈哈哈,第一次写这个呢,有点小激动( ॑꒳ ॑ )
P.S.的P.S.啊哈哈,单词用什么好呢?
P.S.的P.S.的P.S.如果有单词跟小段子接不上什么的那就……请放过我

【前文后文都点头像】
——
Obvious(显而易见的)
大家都很喜欢少侠,这是显而易见的。不过少侠本人有些迟钝。

所以,当武当去找华山的时候、当南无生和原随云一起出现的时候,这位少侠,你可以不要再以为他们感情好行吗?他们只是想消灭情敌却在动手前被你看到了而已。也请你不要再把楚留香的情诗交给苏蓉蓉了,那是写给你的。

Personal(私人的)
房间里,床上的链条被摇晃后“哗啦”声...

冷cp界扛把子

①船铁【加勒比海盗】
“你害怕死亡吗?”Jack在“飞翔的荷兰人号”上,是的,他要死了。曾经加勒比海上最有名的海盗,Captain Jack Sparrow,要迎来他的死亡。但是这也不一定,就像他神奇的人生,谁会知道结果如何呢。

“飞翔的荷兰人号”有新的船长了,是一个年轻英俊的小伙子,哦,美中不足的是他是个死人了。可这又有什么关系?

“哦,这你可问到我了。”Jack依旧是那副的玩世不恭的模样,但是他身子向前倾了倾,脸快要贴上面前的那位船长了,“I'm not afraid of death, but ……”

“what?”那位船长挑了挑眉,有些好笑地看着眼前人。

“Oh!”Jack笑了一...

少侠注意一下【暗香】

又名:今天的南无生脑阔疼没治好√
【前文后文都点标签看】
——
6、
今天暗香师姐又让,小师弟去买胭脂了。

“师弟帮个忙嘛,师姐我实在抽不开身去集市,你就做完任务顺便帮我带一点回来啦。”

师姐的请求怎么可以忍心拒绝呢?暗香自然是一口应下了。

正巧,今天兰花先生化成南无生有事去集市了。正巧,看见自家小徒弟在胭脂铺被一群女子围着。
#不知道买那种胭脂好的暗香在苦恼#
#今天的徒弟也在招蜂引蝶#

7、
南无生:为什么他要买胭脂?是自己用还是送人?他好像不用胭脂的,那就是送人了。送谁?原随云又不用这玩意儿。难道是要送给某个女子吗?为什么会看上她?是我还不够美吗?

“愚蠢。”南无生看着犯难的暗香淡淡开口。...

少侠注意一下【武当】

又名:今天的萧疏寒脑阔疼治好了
【前文后文都点标签看】
——
1、
邱居新又不见了,这是这个月的第四起了。

“邱师兄是去点香阁找蔡师兄了啦。”武当啃着刚买的糖葫芦说道。

“你怎知?”萧疏寒有些不悦,但是万年冰块脸上什么也瞧不出。

“我回武当的时候路过玲珑坊,看见邱师兄走进点香阁的。”武当看了一眼自己掌门,又问,“掌门你怎么了,为什么不高兴啊?邱师兄要是能把蔡师兄带回来不是很好嘛?”
#这位武当你是怎么看出来萧疏寒不高兴的我也想学#
#萧疏寒以为他的小徒弟也进了点香阁有些闹脾气#

2、
邱居新回来了,正如武当所说,他把蔡居诚带回来了。

“成亲。”邱居新抓着蔡居诚的手,看着他家掌门如是说。

“我不同...

四舍五入就是个番外

拉达曼提斯被加隆带回了海界,得到了很好的照顾不错,但是真的仅限于身体上的。“我感觉我的心饱受摧残。”拉达曼提斯如是说。“其实这就是来自娘家人的考验。”已经看透一切的艾尔扎克被加隆打发到圣域去了。

话说拉达曼提斯被带到海界那会儿,众海将军觉得还没什么,毕竟是个病人,生病的原因还是自家海龙大人整出来的,照顾他应当的。况且海界和冥界的矛盾不似和圣域,问题不大。

然后这份平静就被卡萨的八卦打断了。

苏兰特一脸严肃地盯着卡萨,想着如果眼前人的话是在瞎编的,他就吹笛子。“卡萨,我再我问你一边,这真的是你亲眼所见吗?”

卡萨疯狂点头,当初他看见的时候,都快要吓死了。

“海皇陛下,怎么办?”苏兰特问...

1 / 4

© 泠然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