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冷cp( ͡° ͜ʖ ͡°)✧
其实就是脑洞大

有人说温宁凶了
改了改
【越改越辣鸡?】

小天使!

温宁小天使!

P2 是没有上色的

【感觉手要废了】
【我不知道原图是哪个大大的,没有放】

半神的赎罪 4

加隆从异次元回到海界,一踏出异次元的出口,就看见他所熟悉的海将军们依次排成一排。并且以波塞冬为首,都盯着他看。

“加隆,你当初跟我说你是去送文件的,对吧?你这文件送的时间有些长了。”苏兰特首先打破了这诡异的安静。

“嗯,我是去送文件啊。就是又顺便和撒加还有拉达曼提斯他们喝了一个下午茶。”加隆点头,难道是自己偷懒被发现了?

“……算了”波塞冬叹了一口气,“回来了就好。都该干嘛干嘛去。”

加隆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一把拉住卡萨。“喂,到底出什么事了?”

“老大……”卡萨似乎有些为难,看了看其他人,发现没有反对他继续讲下去的,又开口道:“其实就是波塞冬大人。大人听说你一个下午都待在圣...

巍夜【( ¯ᒡ̱¯ )و】

哥哥,好久不见了

从前,我待在地下的时候就没法见你

可是我从来没有怪过你,没有恨过你

我知道,这是你的职责

可是我真的好想,好想我们可以再一次坐在一起聊天,再一次在一起生活

但是现在看来,这些奢望是不可能实现的了

哥哥,好久不见了,我很想你

我一直都爱着你。

“夜尊!”沈巍看着夜尊在自己眼前灰飞烟灭。沈巍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是憎恨夜尊的,是因为夜尊,赵云澜才会受这么多苦!可是,现在呢?自己怀中的夜尊在慢慢地消失,自己手中的触感在慢慢地消失。这份苦楚何来,为什么会来?心像被揪过一样,疼。眼睛渐渐看不清东西了,湿润的液体顺着脸庞流下,滴落。穿过了夜尊的身体滴落在地上。

“不……”沈...

巍夜【赤花症+一丢丢吐花症】

【赤花症的症状就用我见过的赤花症的梗】

沈巍一开始只是觉得眼睛痒痒的,看了医生,医生也只是让他多做休息。

“噫?沈老师,你最近瘦了好多啊!没事吧?”心细如郭长城。郭长城发现沈巍的脸比以前更瘦了,虽说以前也没怎么胖过。整个人萎靡不振的,感觉笑一下都有些吃力。

“我没事,可能是最近忙于备课,没有休息好吧。”沈巍笑笑。他知道自己的身体最近有些差了,但他不知道原因。

“哦,那要多注意休息啊!”郭长城再关心了几句,就去忙自己的事了。

沈巍也原以为是自己没休息好,但是,直到有一天,沈巍发现自己身上长出了荆棘。

“赤花症……”沈巍翻阅了地君殿大大小小的文献资料,最终找到了与自己症状相符合的,“治...

寄一个多人和凑的脑洞

就是赵云澜觉得沈巍喜欢的是昆仑不是他,夜尊就用这个漏洞让赵云澜被蛊惑,他就是造了一个时空漏洞,他和赵云澜先进去了,然后沈巍担心赵云澜就跟着进去了,然后沈巍看到昆仑和小鬼王道别结束以后沈巍过去和昆仑搭话,赵云澜在后面听了一半,受不了走了,然后发现面面在看着小时候的自己被哥哥骂的场景发呆,就拍了拍面面的肩膀,面面笑了笑,说令主你看笑话了两个人离开,然后他俩离开时空漏洞回到这边面面突然蹲下哭了,赵处就觉得可能是身体里来自昆仑的神性有点发作,就抱住了他安慰,正好沈巍也从那边出来,看到了这一幕就觉得面面勾引赵云澜气的要打面面,赵云澜就和沈巍发火了,说在怎么说他就是个孩子什么的吧啦吧啦的,沈巍就很气说你是...

婴儿学步车

面面是用来宠的!❤

半神的赎罪 3

“所以说,撒加在和我们的加隆哥一起喝下午茶怎么了?”阿布罗狄反问道。刚才有个圣域的小兵风风火火地从教皇厅跑下来,果迎面差点装上正要去教皇厅报告任务的阿布罗狄。

“可……可是,阿布罗狄大人……”教皇大人可不只在和加隆大人一起喝茶啊,还有那冥界三巨头啊!!

也不管小兵内心活动多么丰富,阿布罗狄甩甩手,让他退下了。他知道,拉达曼提斯和他的两个兄弟也来了,只是不确定这三人今天一块儿来圣域是想干什么呢……阿布罗狄好看的眉头皱了皱。

教皇厅里临时摆了个桌子和几把椅子,桌子上放满了点心。拉达曼提斯端着泡好的红茶从加隆开的异次元里走出来,把茶水分倒到五个杯子中。其余四个坐等开吃。

“拉达曼提斯还真是任...

四舍五入算个素描?(P2是草稿)

【传教现场】
朋友,入教吗?
我们信仰希望!!

啊!斯巴拉西~~~❤
【私心打糖】

睡前一波神座姐姐❤

请真·全能大佬保佑我!
(其实我爱的还是苗木小天使)
❤❤❤
(私心打糖)

论黑帮大佬之间怎样和谐相处

十一、缘,妙不可言

一天的游乐园“风波”已经接近尾声了,持田还是没有和他的京子女神玩任何一个项目。“没关系!还有两天!我都是机会!”持田本人倒是莫名的自信。

“明天是去泡温泉啊……”夜晚,沢田纲吉坐在彭格列在日本分部的办公室的桌子前,看着刚收到的信,“地点是……诶!”这不是云雀学长建的嘛!“明天,要不,请假吧……”

“嘭”头被放在桌子上的厚厚文件给砸了。“竟然连自己的守护者都怕,看起来你的修行还不够啊。”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

“噫!reborn!你不是去意大利了吗!”双手包头,可怜兮兮的。

“……”可爱。reborn看着纲吉,本来脱口而出的话硬是噎住了。纲吉微微抬头看见reborn面...

双叶三十题(4-5)

4、某种意义上的同居

叶修专注地吃着手里刚买回来的早饭,不过余光一直往叶秋那里瞄。“这早点还是十多年前熟悉的味道,变都没变过。不过阿秋都已经这么大了啊……”想着,再咬下了一口煎饼果子。

“你跟爸妈说过了吗?你回来了。”叶秋突然发声,想着叶父和叶母去旅游了估计还不知道他们的儿子为国争光回来了吧。

“说了。”叶修说“说了”,其实也不过是一条短信。其内容无从而知,叶母也只是感叹儿子大了更没法儿管了,他们的爸那里她会去说的。“所以阿秋,哥回来了。”

“那我待会儿让人去收拾一间屋子出来。”

“那么麻烦干嘛,一起睡不就行了,又不是没睡过。”

“……不要脸。”叶秋好想反驳哦,但是得先把脸上的温度...

作者想报社系列九

【海盗,床咚,永生】真是贼适合他们了!

注意!不是你们所熟知的剧情☆

part1:

“我们一起去天狼岛玩吧!”梅比斯提议。然后就去收拾行李去了,顺便带走了拉凯德和纳兹,说是要买点衣服,尽管家里的衣服已经塞买两个大橱了。

“你呢?”杰尔夫转头问马尔多吉尔。

“马尔多吉尔一切听从您的安排。”自从马尔多吉尔复活以后,除了那个晚上,平时都在安静地看书。嗯,做个安静的美男子(不是)一点都看出这是昔日的冥王。

“啊……那就让梅比斯帮你多买点衣服穿吧。”杰尔夫拉过马尔多吉尔,往门口走去,“梅比斯,麻烦帮他也买些吧。”然后杰尔夫独守空闺(大雾)。

杰尔夫他们住的小镇正临海,出海去天狼岛很方便,别...

四舍五入就是当拉达生病了

“嘿!你听说了吗?拉达曼提斯大人被那个海龙加隆,气得吐血了!”

“哥们儿听说了吗?拉达曼提斯大人被那个海龙气晕了!”

“啊啊啊,不好了米诺斯大人,拉达曼提斯大人被海界的人气死掉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米诺斯没好气地想翻个白眼,但又想着维持自己的形象还是忍住了。

这话要从几天前说起。哈迪斯对冥界差不多是放养的,只要没有类似于“圣战”的事,其余大大小小的事情本来都应该是潘多拉管的。但是她本人隔三差五地往圣域跑去看凤凰座,所以这就都推给拉达曼提斯去管了。而拉达曼提斯本人又是承包了冥界一切文件的苦力,所以每天都是起早贪黑的,有时候甚至是几天几夜没合眼。

加隆有时候会去冥界逛两圈,蹭顿...

这次荼毒英语书_(¦3」∠)_

并不知道鹿该怎么画(划掉)

在数学书上荼毒

裘克:嘿,伪绅士,老子喜欢你!
杰克:啊!裘克宝贝!~【高兴到模糊】满满的爱都给你❤

半神的赎罪 2

说起来,波塞冬回到海底神殿的时候是比任何一个海将军都要早,就像哈迪斯和雅典娜比谁都早地到了冥界和圣域一样。于是,他们三个就先展开了“圣域、海界、冥界和谐发展交流”。但都是不能离开自己地盘的神,他们主要靠一封又一封的信以及一张张方案纸。

可是那堆纸在最初的时候是没神去看的。雅典娜现在只是一个13岁的小姑娘,波塞冬从来没真正管过事,哈迪斯是真的不打算去看那么多字。三位神只负责写写写,这可苦了后来接手的管理人。

当加隆再次来到自己在海界的卧室时,除了许多的感叹,还有想拿三叉戟在波塞冬头上敲一顿的冲动。卧室里,放眼望去,白花花一片。

“那个,这是来自冥界和圣域的文件。加隆,你是知道我们的海王大人...

数学课上摸鱼
_(°ω°」∠)_

裘克有那———————么可爱ớ ₃ờ

不要在意细节(划掉)

上课瞎摸鱼

看面具干啥,看脸!
看帽子干啥,看脸!
看脸干啥,看……看……emm
靠冷cp养活自己……

跟风改图

沉迷于冷cp,只靠冷cp活
_(:зゝ∠)_

半神的赎罪 1

【标题取自《圣斗士星矢之冥王哈迪斯十二宫篇》 OTZ】

雅典娜与波塞冬、哈迪斯达成“互不侵犯协议”,宙斯把死去的圣斗士、海斗士、冥斗士都复活了以示鼓励。现在,是一个和平的年代。

“雅典娜大人,请允许我回海界。”雅典娜一个的意思是让加隆留下了镇守双子宫,不过加隆觉得,既然撒加还活着那这里就不需要自己了。所以,那自己还不如回去,回到自己付出了许多心血的海界,回去赎罪。

“不,加隆……”撒加被任命继圣域教皇,所以双子宫依旧空着。他以为加隆会因为双子宫的缘故留下来。

“我知道了。那你就回去吧。不过圣域的大门,永远会为你敞开,无论发生了什么。”雅典娜点头。

圣域的众人其实也都舍不得加隆。加隆和...

蛇精病史Ⅵ

睁开眼,看见窗外明媚的阳光射进来。在经历了人生大起的张海客,觉得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然而……

“张海客!你他娘的给我滚!”伴随着一声怒吼,以及“噗通”的声效,张海客已经躺在地板上了。

“吴邪,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怎么事后不认账啊!”

“……呵。”你昨天晚上做了多久你心里没点数吗?

已经在楼下吃早饭的吴老狗看了看时间,又望了望楼上,忍不住皱眉。“这都几点了,小邪怎么还没下来,这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吴老狗起身刚想上楼就被张启山拦住了。

“嘿,这能有什么事。这跟新婚第一天的小夫妻不是一样儿的吗?”黑瞎子把玩着手里的小刀,杀气都溢出来咯。

张起灵依旧面无表情,但是个人都能看出他心情不好。昨...

【论坛体】怎么追到男朋友,急,在线等!

【第一次尝试论坛体有点小兴奋|・ω・`)】
1L楼主 黑竹笋
事情是这样的。对方是我至今认可的唯一的一个对手,暂且叫D。我在之后的追杀他的时候渐渐发现他挺有意思的,在死之前的前一秒,我发现我喜欢上他了。现在我已经复活了,但我不敢去找他,我怕他会讨厌我……

2L
耶,沙发!

3L
哇,这个电视剧般的情节,点燃了我听八卦的心!

4L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神奇的剧情。所以结果是相爱相杀?

5L
嘿,楼上,楼主的另一半是不是喜欢楼主都还不知道呢。相爱相杀?不存在的,最后可能只是楼主单恋。

6L
然后出了场车祸忘记了D和这份感情。当D发现自己其实一直深爱着楼主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楼主已经投入了别的男人的怀抱...

蛇精病史Ⅴ

夜晚总是寒冷的,起码吴邪觉得今晚挺冷的。

他和张海客进房后,说着要睡觉,但也只是在霸占了唯一的一张床后在床上挺尸,睁着大眼睛看张海客在窗边吸烟。寒风吹进来,吹得吴邪打了个哆嗦。

“张海客,你丫的抽烟能不能麻溜点!”吴邪抓着也是唯一的一条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个粽子。

“嘿,烟是要慢慢抽才有格调。”张海客说着又吸了口烟,缓缓吐出。烟本来应该幽幽地飘向远方,但被风一吹又吹回屋里了。

“有格调你个头!”吴邪从被窝里抽出手,抓起一个枕头就往张海客身上扔。说来也奇怪,明明是双人房,怎么床和被子都是单件的,唯独枕头有两个……那小哥和黑瞎子怎么办啊!所以当张海客单手接住飞来的枕头,正准备再丢回去的时候,就...

倒影什么的一点都不认真……
|・ω・`)

❤啊啊啊!小三爷生日快乐!!❤
————————————————————
蛇精病史(番外)

夜幕快要降临了。在杭州的一家不起眼的古董店里,平时都是冷冷清清的,但今天似乎格外热闹。

“吴邪哥哥,你就坐好等着开饭吧!”霍秀秀推着吴邪坐到沙发上。霍仙姑就坐在一旁,看他们热闹。

“好好。”吴邪刚坐下,就看见黑瞎子拎着一篮子菜进门。

“嘿嘿,徒弟,看为师给你露儿一手。”黑瞎子围上围裙、钻进厨房。围裙是吴邪特地挑的粉色碎花的,这穿在黑瞎子身上不免有些好笑。反正吴邪是“噗”地笑出来了。“嘿,风光可不能让黑爷全占了!胖爷今天可也要使出看家本领了!小天真,你就等着吃吧!”我王胖子说着也撸起袖子冲进厨房了。...

蛇精病史Ⅳ

吴邪也没让黑瞎子在一旁单坐着。拿起一副干净的碗筷,往碗里夹了几只螃蟹,让黑瞎子给他剥螃蟹去了。

“唉,瞎子我就是天生的苦力命~”黑瞎子一边说着,一边麻溜的拆着螃蟹。

“既然黑爷都说了自己是个苦力命,那解某就不客气了。”解雨臣说着又往黑瞎子往里新添了几只蟹,貌似桌上的螃蟹都到了黑瞎子碗里了,“有劳黑爷替人民服务了。”

“花儿爷不应该亲自剥两只孝敬二爷和九爷吗?”刚才吴邪给黑瞎子递螃蟹的时候顺便给黑瞎子讲了一下他刚才在云顶天宫的情况,顺带了这几位冒出来的爷谁是谁的爷爷、奶奶、师傅之类的。黑瞎子表示他还是很淡定的,只是心里犹如一群羊驼奔过而已。徒弟大了,会整事儿了……

“孝敬是自然,但是这么...

蛇精病史Ⅲ

话说吴邪打完电话,就看着解雨臣张开了嘴。“啊……”

“干啥呢。”解雨臣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吴邪。

“我在等着你的投喂呢。”眨眨眼。

解雨臣不理他,喝口酒,又跟二月红聊去了。“大花,你看大花对我这么无情。”吴邪又出声。“大花?什么玩意儿。”解雨臣闻声转头,就看见吴邪手上的一抹红色。

“呵,爷爷养狗,孙子养蛇,你们五门是准备开农场吧。”半截李看着吴老狗说到。对,那一抹红色就是某条野鸡脖子。

“……你给我换个名字。”解雨臣看着吴邪手上的野鸡脖子有些不悦。“我不。刚才我差点忘了它,差点把它闷死还没给它饭吃,再给它换名字,大花会不高兴的。”吴邪说着伸手夹了块肉喂了野鸡脖子。“不,大花会很高兴...

他们的故事☕

“你相信命中注定吗?”风见裕也觉得,新来的同事是个有故事的人。他总觉得自己和他在什么地方见过,而且不止一次。

风见觉得,其实最令人吃惊的不是自己和新同事的事,而是新同事和自己的上司的事。

那位新同事是不来打卡上班的而降谷先生似乎默许了这点,风见每次都看见降谷零一次性打两张卡。可奇怪的是,每次一有案件发生,现场总有他的身影。警里的案件除了小偷抢包之类的案件和降谷先生不让他参与的案件,其他的都是他破的。

“而且他和降谷先生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好。”风见如是说。总是看见新同事随意出入降谷先生的办公室,而且一呆就是呆到下班,最后还是降谷先生送他回家的。

“降谷先生,我想吃柠檬派!”那位新同事对着正...

蛇精病史Ⅱ

告别了云顶天宫,众人就找了家餐馆吃饭去了。

霍秀秀和解雨臣拉着吴邪一起坐,只不过吴邪被夹在了中间。

二月红先于解九爷坐在解雨臣左边的位置,解九爷见着了也不气,向坐在吴邪对面想看看自己乖孙的吴老狗走去,一屁股坐在了他右边,想顺便看看自己的孙子。

张启山也是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吴老狗左边的位子上。

“这爷俩的境遇怎么这般相似呢。”霍仙姑想着坐在了自己的孙女身边,打算和孙女深入研究一下。

张副官自然是坐在张启山的左边,还带着齐铁嘴。

王胖子也和齐铁嘴一起坐下了,刚才他们两人不知道为什么特别能聊起来,这会儿还没停呢。王胖子又拉着张起灵一起坐。

陈皮阿四打死他都不想和二月红坐在一起,拉了中间的...

1 2
© 泠然曲 | Powered by LOFTER